往事之谜与新生之喜

[复制链接]
作者: 封笔墨止曲寂时。 | 时间: 2024-6-11 17:51:17 | 母婴|
0 12

2062

主题

2062

帖子

6186

积分

研究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86
发表于 2024-6-11 17:51:1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十七回
林秀莲生下个女儿,长得胖乎乎的,一家人十分高兴,表姐特意带了礼物从安庆赶到石牌来看她。她躺在床上,头上扎着汗巾,欣慰地看着丈夫怀中的婴儿,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谢杨柳抱着刚出生的婴儿,高兴得合不拢嘴。表姐坐在床边,对站在床头的谢杨柳说:
“你老婆做月子,你要多管管生意上的事,让她好好养身子。”
他连连点头说:“表姐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
林秀莲看一眼丈夫,当表姐面夸他,说最近生意上的事全亏了他,他心细,方方面面比她想得还周道。他们说了一会话,谢杨柳见女儿脸上有奶渍,抱着她走出睡房,让女佣人替女儿洗脸。他走后,表姐突然压低声音告诉林秀莲,有人到老家打听她情况。她一惊,担心黄家兄弟听到什么风声,想找她麻烦。表姐认为不会。他们做了亏心事,把她害得这么惨,躲她还来不及。林秀莲心里纳闷,既然不是黄家人,那会是什么人。
“听老家来人说,这个五十多岁老头自称姓丁,说是汪家亲戚,特意从安庆跑到潜山打听你过去的情况……”
“我们家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打听的?”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吃惊,她亲生父亲原姓汪,8岁那年家里出了大事,从此流落街头,后来被林家收养。
“秀莲,你同我讲实话,你到底是不是舅妈亲生的?”
她支支吾吾不肯说,最后反问对方:“舅妈从没告诉过你?”
“我问过她,她不肯讲。现在她和舅舅都过世了,你也不用瞒我。你被林家收养之前,到底是什么人家的,会不会和这个老头有什么关系?”
“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也讲不清楚……”
“你愿意就讲,不愿意就不讲,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当你亲表妹!”
她感动地看着表姐,想说什么又忍住,想起那个可怕的风雨之夜,想起汪家人的悲惨遭遇,她突然抱住表姐,失声痛哭。表姐慌忙掏出手帕替她擦眼泪,劝她不要哭,说女人做月子不能哭,否则将来会得风眼病。她擦去眼泪,渐渐平静下来,这段尘封的往事在心里埋得太久,偶尔想起心都碎了,她不敢也不愿对任何人说。
表姐离开时,谢杨柳将她送到门外,见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在门外转悠。他一眼便认出这个形迹可疑的老头,他不仅出现在家门口,还经常跑到杂货店附近的小街上,既不讨钱,也不上门买东西,似乎在打听什么。他回到家中,忍不住将这个情况告诉林秀莲,担心对方不是好人,想上门偷东西。林秀莲联想起表姐说的情况,有人到林家老家打听她情况。汪家出事时她刚满8岁,对事情背后的原因一无所知,但她永远也忘不了出事当天深夜下着大暴雨,许多大兵冲进汪府四处抓人的情景……
长大后,她试图打听汪家被害情况,但始终没有结果。如果丈夫所说的老头与到潜山打听她情况的老人同属一人,此人多半与汪家有关。想到这儿,她突然有种冲动,也许能从对方那儿了解某些情况,甚至解开汪家被害之谜。
面对内心的冲动,她很快冷静下来,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乱来,万一这个老头是黄家派来的,岂不是自找麻烦。经历了牢狱之灾,她变得胆小怕事,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生猛泼辣,敢作敢为了。她非常珍惜现在的生活,为了丈夫和女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过去的就让它永远成为过去,决不能影响他们这个家。
自称汪姓亲戚,最近一直在林家附近转悠的老头就是丁大为。他前不久去了一趟潜山县,打听到林家早年住在梨阳镇,后来搬到安庆,经过一番调查,终于追踪到林秀莲下落,她可能就是他想找的汪家大小姐。一天下午,他在茶楼见到小桃红,说起他打听到的有关情况:“二小姐!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找到大小姐。”
“她在哪儿?”她激动地问。他告诉她,此人可能是同庆楼的老板娘林小寡妇,叫林秀莲。她顿时愣住,说不可能。
“我查了很久,至少有七八成把握。”
“不可能,她绝不是我们汪家人。”她认为林秀莲不像汪家人,更不会是她大姐,这是一种直觉,并没有任何根据。她无法想象大姐是生意人,而且与她同时爱上谢杨柳,最终成为他妻子。

丁大为反问,汪家人脸上没写字,你怎么断定她不是汪家人?她不屑地说,汪家世代为官,从没有人做生意。而她是十足的商人,做生意比谁都精明,除了赚钱什么都不懂。“汪家没人会唱戏,二小姐不但会唱,而且成了远近闻名的旦角。”丁大为说出他的看法,将她问住。不知为什么,对林秀莲可能是她大姐的事实,她内心有种莫名的抗拒,因为她太精明,还是因为她连累了谢杨柳,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潘娴雅抱着水烟袋,坐在起居室的红木椅上抽烟。田管家恭敬地站在一边,向她传达老太太的指示,明天少爷就要放回来,准备在家里办一桌酒席,以示庆贺。对丈夫放出大牢,她心里虽然高兴,同时也冒出一丝莫名的沮丧。她本想瞒着二太太用自己私房钱救丈夫出狱,没想差一点被刘家骗走,二太太那边却顺顺当当将他救出来,成了大功臣。田中流看出她心思,送钱这件事具体由他操办,他自然有责任,因此不敢接她的话茬。
她看他一眼。昏黄的灯光照亮他半边脸,他比起前一阵子瘦多了,耳边竟然冒出几根白头发。在这座吴府大院里,就数他和巧妹最贴心,因为巧妹嘴快,她不敢跟巧妹说心里话,有些事只能跟他说。他们聊了一会,她忍不住提及他过世的妻子:“你妻子病故多年,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娶一房媳妇?”
他低着眉眼,说一时没有合适的,以后有机会再讲。她关心地说:“男人不能没有家,家里不能没女人,何况你四十出头了,应该娶个女人了。”
“谢大太太关心。”
“我知道你不放心儿子,怕找个女人对你儿子不好。你看巧妹怎么样?”她提起陈巧妹,表面上似乎突然,其实这件事她在心里想了很久。自从丈夫明确表示不纳妾,她一直有这个念头,撮合田管家和巧妹结亲。
田中流连忙表示不行,说巧妹是您和少爷身边的人,怎么也不合适。她告诉他,少爷不会娶她,她也不肯离开吴家,如果她嫁给你,既可以留在吴家,又能嫁个好丈夫。他摇摇头说,“她心气高,哪里看得上我。”她说“我出面做媒,她不会不听。”他慌忙表示:“大太太心意我领了。按理说,您的话我不敢不听,但这件事非同一般。巧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惹不起。说句不当的话,她要是有您一个小指头,我也会认真考虑。”
他说的是心里话。在他看来,天下女人没有几个比得上大太太。她不仅外表端庄,举止得体,而且天性善良,脾气又好。她思忖片刻,没有勉强他,聊起别的话题。谈话中,她不经意地抬起头,目光与他目光碰在一起。他专注的目光充满敬意,同时隐约包涵了怜惜与好感,这后一点令她心口莫名其妙地一阵急跳。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她急忙拿起水烟袋,在烟锅里填上烟丝。
他连忙取出火柴,将火柴头在茶几边擦了一下,火柴便点着了,一手护着火头,凑到她的烟锅上。那时的火柴从国外传进来不久,俗称洋火,洋火头含磷量高,任意在硬物上一擦就着了。这种洋火虽然方便,却容易走火,为了安全起见,后来经改造的火柴必须在火柴盒特制的磨面上才能划着。
她满满吸了一口烟,表情复杂地看一眼这位忠厚的管家,心里说不出的茫然。他打开窗户,关心地劝她,听医生讲这种东西还是少吸点好,吸多了容易咳嗽,对肺不好。
“我何尝不晓得。人们常讲,愁酒闷烟无聊茶。我不喝酒,也不精于吃茶,更不喜欢打麻将。除了看书,念经拜佛,就剩下闷时抽几口烟。如果连烟都不抽了,还有什么意思?”
“大太太!您活得太累了。”
“累不怕,就怕累死了人家没一句贴心话。”她苦笑。
他连忙岔开话头,说今天天气特别好,要不要搬张椅子,让她到后院葡萄架下看书。她说好,放下水烟袋,从椅子里站起。她走到床头边打开书柜,伸手拿书,里面突然蹿出一只老鼠。她尖叫一声,一头扑进他怀中。他连忙安慰她,是只小老鼠,没什么好怕的。
她闭着两眼大叫:快把它赶走。不用他赶,老鼠早就贴着墙根溜走了。她惊魂未定地睁开眼,望着散落在地下的书,长长地吐口气。“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她话未说完,发觉自己依偎在他怀里,急忙从他怀中挣脱,双手捂着脸半天不说话。面对她的羞涩,田管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她终于回过神,故作轻松地问他,他房间里有没有老鼠。他说天天晚上老鼠打架,早就见怪不怪了。她说她房间里过去没老鼠,不知为什么最近突然有了。他说过去她养了波斯猫,老鼠不敢来。她一想觉得是那么回事,因为婆婆喜欢波斯猫,公公死后她便将猫送给老太太了,从那之后老鼠开始出没。他表示这几天到别人家讨一只猫来,虽然不如波斯猫好看,足以吓走老鼠。两人聊了一阵子,他觉得单独留在她房间太久不合适,准备离开。她叫住他说:
“你安心当你的管家。我同老太太讲好了,什么人也不许换掉你。”
“谢谢大太太!”前一阵子,因为堂弟和顺发钱庄的事,听陈巧妹说二太太想把他撤了,由吴文当管家。他跑来求她,让她在老太太面前替他说情,她果然办到了。
“少爷今天要回家了,我去厨房看看,让他们做几样合口胃的菜。”
“去吧。”她点点头,如果不是丈夫今天要回来,她很想和他多聊一会儿。尽管聊不出所以然来,他能陪她说说话,足以令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宽解某种说不出的寂寞已经足够了。
未完待续......
*本书内容由作家授权本号刊发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