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航局严打粉丝追星中违法违规行为!明星机场代拍背后存灰产

[复制链接]
作者: 雨巷深深 | 时间: 2021-6-12 18:49:40 | 新闻|
0 121

194

主题

194

帖子

582

积分

初中生

Rank: 4

积分
582
发表于 2021-6-12 18:49:4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杭州到北京一航班落地滑行阶段,有粉丝不听机组劝阻,前往头等舱追星,引发争议。6月11日,在中国民航局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公安局副局长李岩表示,对粉丝追星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规行为,民航公安机关将保持严打态势,并进一步加大信用惩戒力度。
南都此前调查发现,在粉丝追星上飞机、明星机场“代拍”盛行现象背后,存在着售卖明星航班号、护照号等个人隐私信息的黑灰产链条。

事件:粉丝涌向头等舱追星,民航公安将强化治安管控
5月26日,在国航一架杭州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因飞机前舱有“男团”成员,在飞机落地滑行阶段,后舱有多名粉丝站在过道上并涌向前舱,机组人员一再劝阻回到座位,无人听劝。
网传视频显示,多名粉丝站在机舱过道中,举着手机拍照并试图涌向前舱。当机组人员劝阻称滑行阶段应坐好防止摔伤时,有粉丝甚至回怼“要不要赌一千块钱,看摔不摔”。该事件在网络引发争议。
6月11日,在中国民航局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公安局副局长李岩回应此事时表示,粉丝在明星出行过程中追星的情况时有发生。部分粉丝在追星过程中,未遵守民航安全管理有关规定,甚至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扰乱机场和航班安全秩序,给民航运行和旅客出行带来安全隐患。

李岩介绍,2018年起,民航局强化了对粉丝接送机、跟机情况的引导管理。此次“头等舱追星”事件发生后,民航局也发布了空中安保处置指引,指导各运输航空公司开展工作。
李岩表示,对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倒卖有价票证、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冒用居民身份证件等违法犯罪行为,民航公安机关坚决予以打击。“今年以来,仅首都机场公安局就办理了涉粉丝违法违规追星案件17起,共刑事拘留2人次,行政拘留10人次,行政罚款342人次,警告121人次。”
李岩表示,下一步,民航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强化民航社会面治安管控,对粉丝追星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保持严打态势;进一步加大信用惩戒力度,依托联合惩戒机制,将被公安机关处罚的违法人员视情被列入严重失信人名单,限制其乘坐民用航空器。
背后:机场“代拍”成产业,明星航班号等信息明码标价
事实上,因粉丝在机场接送机、机场代拍等行为引发的航班延误、扰乱公共秩序等乱象近年来屡有发生。
南都此前报道,2019年10月,演员肖战登机受阻导致航班延误事件引发关注。其工作室发表致歉声明称,肖战在从北京首都机场乘机时,登机前由于受到个别人员影响导致登机受阻,航班延误。该工作室郑重呼吁,不提倡任何形式的接送机行为,以免干扰他人正常出行。上述声明发出后,有知情人士称,事情起因于个别帮粉丝“代拍”艺人的人员不听指挥,违反机场规定,影响了公共秩序。

南都调查发现,粉丝经济的不断发展带动“代拍”生意的火热,大量承接各大机场“代拍”业务的卖家随处可见,根据明星的人气、图片质量等明码标价。以“机场代拍”为关键词,南都记者在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出大量商品,涵盖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多个热门机场。出售北京机场代拍的卖家小任告诉南都记者,以人气演员朱一龙为例,代拍图片售价200元,图片位置包括其进机场VIP通道口,以及上VIP车等。
此外,有的粉丝为能跟偶像近距离接触,在网上购买偶像的各类行程信息,由此衍生出一条出售明星隐私信息的黑色产业链。南都记者实测发现,在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上可轻松找到出售明星航班号的卖家,对方声称可以提供明星的身份证号、手机号、个人微信号,宣称追星一条龙服务,50元可以探班迪丽热巴,甚至连明星住宿酒店的房间号码也可以交易。一些出售明星航班等隐私信息的卖家通常还会采用字母暗语代替所售商品。“sfz”即“身份证”,“sjh”手机号,“sg”即“刷关”,“hb”即“航班”等,以此来掩人耳目。
某明星的粉丝告诉南都记者,得知偶像航班信息后,有的追星粉丝会采取“先买全价票再退票”的方式到机场追星。“订票之后去登机口或者VIP室,等爱豆登机后再返回机场大厅取消值机,然后再退票。”

整治:售卖艺人信息或担刑责,粉丝“机闹”或被限制乘机
事实上,贩卖、泄露包括明星在内的公民个人信息均需承担法律责任。
2017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获取、售卖或提供个人信息50条以上,即属于“情节严重”。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2019年2月,德云社发布声明称,旗下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被多次被泄露、传播及售卖,严重侵犯艺人隐私权,德云社将委托律师依法维权,追究盗取、传播、售卖上述信息的相关人员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声明发布2个月后,公安部公布十起打击整治网上违法犯罪乱象典型案例,“北京侦破网上贩卖艺人信息案”位列其中。据警方通报,犯罪嫌疑人郝某等3人已被专案组抓获,3人对贩卖艺人信息牟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20年3月1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施行。微博也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内容生态治理专项行动。同年4月30日,微博官方通报称,已处罚售卖明星隐私账号441个。
针对“粉丝机闹”“机场代拍”等行为,民航局也频频“重拳出击”。2018年7月,民航局曾发布《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要求对粉丝接送机导致航班延误、粉丝“机闹”等现象进行管理。该《通知》指出了三点具体的管理方向,包括防止泄露知名旅客信息、强化机场秩序,避免粉丝大量聚集和杜绝粉丝在飞机上扰乱秩序。
此外,民航局2018年5月1日起实施的《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民用航空器、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意见》也规定,旅客在机场或航空器内实施“塞、强占、冲击值机柜台、安检通道、登机口(通道)的;强行登占、拦截航空器”等9种行为,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或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将列入“黑名单”限制乘机。
出品: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来源:https://www.sohu.com/a/471843933_161795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