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出生的孩子,六年后入学可能碰到这个问题

[复制链接]
作者: 江水寒舍 | 时间: 2024-3-24 14:00:13 | 母婴|
0 52

1828

主题

1832

帖子

5580

积分

研究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80
发表于 2024-3-24 14:00:1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 |李宇欣
全文共2879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我提前三个月预定月子中心,竟然选不到好的房间了”
“想预约个月嫂,完全没想到这么抢手”
最近一段时间,在成都商报教育发布的幼升小家长社群里,有准妈妈抱怨,“怎么感觉今年生娃的特别集中?”
事实上,这并不是准妈妈们才有的“感觉”。最早的一批“龙宝”们,在年初就已经“报到”了。
据央视新闻报道,2月10日零点刚过,上海多家妇产科医院里就陆续迎来“龙宝宝”,其中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新年前八个小时就出生了龙宝宝9名。在无锡市,今年春节期间共有216个“龙宝宝”在无锡市妇幼保健院出生,新生儿数量较去年上升约20%。

望子成龙、龙的传人、真龙天子……龙年还没到,不少父母早早就安排好了生育计划,期待赶在龙年生一个“龙太子”或“小龙女”。
上一个龙年也是如此——2012年,中国的出生率从前一年的13.27‰上升到14.57‰,又在2013年回落到13.03‰。
为啥说生“龙宝宝”是潮流?温州一份公开数据非常有说服力。上一个龙年,温州全年共有14.5万名“龙宝宝”出生,创下历史生育的最高纪录,接下来的这十多年,这个记录都未被打破。

图源千图网
但6年后,“龙宝宝”们该上小学了,一些问题也就跟着来了。
以广州为例,据广州市统计局公布的统计年鉴数据,2012年广州市户籍出生人口自1978年以来首次突破10万,达到101782人,出生率为12.44%,较2011年增加约1.47万人。
到了2018年左右,为了装下读小学的“龙宝宝”们,广州市天河区、越秀区等学校的公办小学扩了不少班,其中天河区公办小学增加了42个班。
如果扩班扩到扩无可扩,广州市天河区甚至把打造的5所优质示范性高中都选址天河东部、北部,目的之一就是将天河中心城区的部分高中外迁,腾出场地来缓解热门地段义务教育阶段校舍紧张问题。
场地有了,还得有老师来教。为此,天河区教育局连续多次面向全国招聘优秀骨干教师,在2018年前后共招收近百名中小学师生。

比起一般年份的“龙宝宝”,按照民间说法,2024的龙年还有些不同。
根据我国农历的干支纪年法,2024年归属甲辰年。天干甲属木,为青色,地支辰属龙,所以甲辰被认为是青龙得位,因此也称作“青龙年”,承载着“好运、平安”等丰富含义,自然也被寄予了对新生命的美好期待。

图源新华社
换句话说,尽管现在才3月,但今年的龙年在寓意上更加丰富,因此“扎堆生”的现象或许更盛。
这样的推测,在春节前后就已经有迹可循。
深圳某家政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今年月嫂变得很抢手,不少准妈妈提前七八个月就预订了,订单比去年应该增长了30%到50%。
需求增加了,月嫂的工资也在原来的基础上上浮了10%-20%。有月嫂表示,2023年最多的是23800元每月,她今年11月份的订单已经接到26800元每月。

那今年的“扎堆生”,会不会影响到“龙宝宝”过些年升学的“扎堆升”?一种观点认为,随着我国出生人口的持续走低,即便今年上涨,也不会出现上一轮升学拥挤的情况。
没错,从2017年开始,全年人口出生数持续下降,2018年又比2017年减少200万人,2020年、2021年都比前一年减少200万左右,未来中国出生人口持续下降的趋势基本是不可逆的——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数先短期缓慢上升,预计在2024年达到峰值约1.46亿,随后呈现加速下降趋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也只能说是整体学位不挤,但当“龙宝宝”扎堆升学,对热门区域的热门学校来说,依旧可能面临学位预警,以及部分学校对落户时间有要求。
因此,家长一定要提前为“龙宝宝”谋划,提前关注目标学校的学位松紧情况。

龙年是大家喜欢的,所以出生人口多,那有没有大家不那么喜欢的生肖呢?
实际上,民间长久以来流传着一种说法——龙年生吉子,羊年忌生子。以最近的一个羊年2015年为例,国家统计局于201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655万人,比上年减少32万人。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单独二孩政策在2014年逐步开始实施,2015年按理说应是政策新增出生人口的高峰,但出生人口却不升反降。对此,时任国家卫生计生委指导司司长杨文庄曾作回应称,生肖偏好系其中主要原因之一。

图源千图网
不过,就中国人是否存在明显地生肖偏好这一话题,学界研究给出的结论并不相同。
2010年,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马妍在《人口研究》发表题为 《吉年生吉子?中国生肖偏好的实证研究》的论文,充分利用1949-2008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并借鉴人口统计学中的年龄准确性检验指数来检验我国生肖偏好的存在性。
作者使用三种检验方法均表明,就全体人口的宏观角度而言,中国民众在进行生育决策时并没有大范围地刻意选择某一生肖作为孩子出生的时间。无论是单一年份、单一生肖还是十二生肖整体都不存在生肖偏好,出生人口规模的波动更多是由于人口惯性的影响。作者认为,中国并不存在生肖偏好。中国出生人口规模的波动更多地是由于人口惯性的影响,这符合人口规律。一些特定年份出生人口规模的异常增加或减少,更多是由于社会经济因素和政策调整的影响。
不过,2016年11月,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谭远发、孙炜红和周云三位学者发表在《人口学刊》的一篇论文则认为,从出生人口数、生肖偏好指数和惠普尔指数共同显示,人们对十二生肖存在不同程度偏好,对属龙的偏好不是最高,却对属羊的偏好最低,而对属猴和属鸡无偏好无回避。
与马妍的论文数据来源不同,这篇题为《生肖偏好与命运差异——为何“龙年生吉子,羊年忌生子”?》论文的数据,基于2003-2010年5个时点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Chinese General Social Survey,CGSS)。‍‍
论文设定了出生人口数、生肖偏好指数和惠普尔指数等变量,用以衡量人们对十二生肖的不同偏好程度。论文的实证分析结果显示,总体上看,人们对十二生肖的偏好程度不同,对属龙的偏好不是最高,次于属虎和属兔,对属羊的偏好的确最低。这可能由于较之积极乐观的“龙年生吉子”预言,人们对消极悲观的“羊年忌生子”预言更敏感和忌讳。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论文还对生肖与命运的关联进行了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属龙的命运并不是最好,属羊的命运也不是最差。这表明生肖和命运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联,从而否定了生肖论命的观点。
论文还指出,生肖偏好现象会导致巨大的经济社会成本,如医疗资源紧张,以及前文提到的教育资源紧张等问题。
当然,从家长的角度来说,图个吉利当然无可厚非。不过扎堆生,必然就要考虑到扎堆升学。如果反向操作选择在冷门年份生育,入学时教育资源不紧张,中高考竞争者或许还能少一点,难道不是好事吗。
升学服务季
另外,红星教育每年都会和大家相约的升学服务季,也将拉开序幕了。关于各种选学校的难题,我们都能给你一站式解决。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早点扫码入群,静待2024年红星教育升学服务季的相关启动新闻,同时,密切关注“成都商报教育发布”——最好是加个星标,保证不错过我们任何一期推送。
关注视频号“红星教育观”

更多一手教育资讯

更多升学政策干货


排版丨周怡心
多地宣布:开学行课时间有变!成都学校:暂未接到通知
卖房回农村,成都夫妻把乡村院子变成幼儿园
网红“大战”新东方:越是无知者,越是有莫名奇怪的勇气和自豪
老师暑假里发个朋友圈,得罪谁了?
开了若干次家庭会议后,我和女儿决定放弃普高
好多学校都在招“编外”教师,开学遇到“编外”老师,和其他班会有啥区别吗?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