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8岁,震撼了大半个世界!

[复制链接]
作者: ethan.wu | 时间: 2023-5-26 07:02:37 | 英语家园|
0 73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pioneer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464
发表于 2023-5-26 07:02:3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金玉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5月16日,又一位科技大佬,38岁的山姆·奥特曼来到美国国会接受质询。

相较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Tik 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这位年轻人似乎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

他罕见地穿上了深色西装,表情庄重,但在回答问题时,态度开放,甚至主动要求对人工智能进行监管。现场国会议员们也没有咄咄逼人,反而略带兴奋和期许,仔细聆听这位当下最热门的硅谷红人对新科技的看法。



奥特曼出席听证会现场

三小时的听证会结束后,奥特曼甚至还与国会议员们共赴晚宴,美国媒体评论称,这场晚宴“正值人工智能的巅峰时刻,它已经彻底俘获了国会的芳心。”

01

OpenAI创始人


作为OpenAI的创始人之一,半年来,奥特曼的名气甚至超过了科技狂人马斯克。

人们也观察到,面对ChatGPT的爆火和OpenAI的快速崛起,埃隆·马斯克——越来越愤怒。

去年,ChatGPT推出后仅一个月,马斯克就宣布停止OpenAI对Twitter数据库的访问。

“这并不奇怪,我刚刚得知OpenAI可以访问Twitter数据库,所以暂停了这项功能,因为我们需要更多了解它未来的治理结构和收入计划。”马斯克随后解释说。

推特的这一举动并没有阻碍ChatGPT火遍全网,上线两个月时间,月活突破1亿,成为史上增速最快的消费级应用。热潮之下,微软、谷歌,阿里、百度紧随其后,纷纷加速人工智能产品布局。

这半年来,作为曾经的创始人之一,马斯克始终未停止对OpenAI的批评。几周前,他在自己的推特主页上质问:“我仍然很困惑,我捐赠了约1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如何成为了市值300亿美元的营利性组织。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做呢?”

作为回击,OpenAI现任CEO山姆·奥特曼将他昔日的英雄马斯克称为:

“一个在推特上关心人类的混蛋。”

两位科技狂人的针锋相对,带着我们回到了气氛完全不同的2014年。

那一年,谷歌收购了一家当时领先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DeepMind。这个动作,让硅谷科技大佬们都顿觉压力袭来,其中就包括马斯克和奥特曼。

当时的马斯克是SpaceX和特斯拉的创始人,奥特曼是投资公司Y Combinator的年轻总裁。包括他俩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DeepMind是最有可能在AI领域突破的科研机构。

他们的判断被证明了:DeepMind很快推出了AlphaGo,2016年,AlphaGo击败了世界围棋冠军、职业九段选手李世石,震惊全世界。

为了抗衡DeepMind,阻止谷歌垄断AI领域,甚至防止这项技术威胁人类安危,马斯克在他特斯拉总部的办公室里攒了一个局,邀请奥特曼及一些来自硅谷的亿万富翁朋友坐在一起,当即决定成立一个非营利组织,并邀请更多著名研究人员和企业家加入,他们有着同样的目标:

创造优秀的人工智能,并在这个过程中拯救世界——研究人工智能不是为了金钱利益,而是为了人性之善。

OpenAI正是这样诞生的。

马斯克带头捐了1亿美金,并承诺在5年内投资10亿美金,并与奥特曼共同担任董事会主席。

期间,二人分工明确,已经有很大影响力的马斯克负责外部工作,把OpenAI推向公众视野,同时吸引人才和金主,奥特曼则更多负责内部管理。

当时的奥特曼只有30岁,他常常穿着纯色T恤和牛仔裤出现在公众视野,据熟悉他的人说,他只有一套压箱底的西装,来应付——

某些特殊的场合。

和马斯克一样,早期的奥特曼显得不善交际,甚至还被人当面问过“阿斯伯格综合症对你有什么帮助或影响?”不过据奥特曼的回应,他根本没被确诊过阿斯伯格综合症。

而马斯克曾自曝,在8岁左右被诊断出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求学期间遭到霸凌,通过自传的表述,马斯克在初中时期被一群同学殴打并且受到长时间的精神虐待,后来他曾回忆说:

“我差点被打死”。

类似的经历,让两人一度惺惺相惜,对人工智能的追求,则让他们因OpenAI的成立,成为了盟友。OpenAI成立的第二年,奥特曼对马斯克做了一次专访,就在马斯克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内,马斯克阐述了创建OpenAI的初衷,以及就他而言,对于未来最为重要的五件事。



奥特曼专访马斯克,目不转睛专心聆听

坐在对面的奥特曼目不转睛专心聆听,有观众在这段视频下评论,这场景好像——“成名前的科比访谈乔丹”。

02

异   类

奥特曼比马斯克小14岁,当他和很多硅谷的科技大佬们坐在一起时,外形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高中生。但在整个成长过程中,他更习惯的标签是“疯狂的异类”。

1985年,他出生在保守的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郊区。奥特曼的母亲康妮·吉布斯汀回忆说,“奥特曼很早熟,对科技的狂热也很早就开始,2岁时开始使用家里的VCR,8岁时获得了第一台苹果电脑,学会了编程和拆解Macintosh。”

但奥特曼并不满足,据说,他最清晰的童年记忆之一是,坐在卧室玩着电脑,然后突然意识到:总有一天,电脑也会学着思考。

除了科技狂,奥特曼的特别,还包括自小就是一名素食主义者,以及16岁就公开出柜——在一个只有两千人的市郊社区出柜,这不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

但奥特曼却不惧压力,反而向学校喊话:“你们是想成为一个压制型的学校,还是对不同思想开放的学校?”

19岁的奥特曼考上了斯坦福大学,在那里,他进入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开始研究。大二时,他和朋友共同创立了Loopt,这是一款基于定位系统的社交网络服务,可以告诉你的朋友们,你此刻身处哪里。

从这时起,美国程序员、风险投资家、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就注意到了奥特曼。

进入Y Combinator的最初几个月,20出头的奥特曼语速很快,对工作效率低的人没有耐心,他情绪不太稳定,但每周工作时长达100个小时是常事,高强度工作还让他得了坏血病。

但格雷厄姆却欣赏这一点:“山姆非常擅长变得强大,他成功通过了我们的测试,一开始我们怀疑,这个年轻人能管理好比他年长的团队吗?”

在Y Combinator,奥特曼积累了对产品、行业和人才的判断能力。不久后,保罗·格雷厄姆甚至将奥特曼与乔布斯作比,他表示,“为初创公司提供建议的是史蒂夫·乔布斯和奥特曼:关于设计问题,我会问史蒂夫会怎么做?而在战略和抱负问题上,我会问山姆怎么做?”

2014年,奥特曼正式接管Y Combinator。他将Y Combinator的投资战略从软件初创公司扩展到生物技术、能源和其他领域。



2015夏天,奥特曼与Y Combinator的合作伙伴们

尽管看起来像是“在混乱中寻找机会”,但奥特曼却一直有个梦想:让计算机可以像人类一样交流和学习。

正是因此,奥特曼的重心开始深入硅谷,也有了后来与马斯克的联合。

03

在硅谷释放AI

旧金山的OpenAI总部,看上去像一个新时代的理想乌托邦,阳光能够照进每一间办公室,遍布的多肉和蕨类植物,以及还有一间大学风格的自助餐厅、一个自助式酒吧和一座小图书馆。

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早期的OpenAI早期试验了一些项目,比如教机器人如何执行解决魔方任务等,但发展却步履蹒跚。

2017年,OpenAI不得已解雇了一小部分员工。奥特曼透露,那一年,他不得不为OpenAI的资金筹集花心思,例如获得联邦资金和推出新的加密货币,但都没能得到满意结果。

这段时间,奥特曼与马斯克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后者认为OpenAI的研究进展缓慢,并要求加强对OpenAI的管理和控制。

OpenAI的高管们最终重启了一个计划,希望创建一个营利性部门OpenAI LP,该部门将向非营利性母公司报告。

当时担任OpenAI顾问、后来担任董事会成员的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表示,这个计划的初衷是,吸引那些希望获利的投资者,加速OpenAI的进步。

但这个计划遭到了马斯克的强烈反对,他提出成为OpenAI的总裁来拯救它。当奥特曼和其他人拒绝时,马斯克选择了离开。

根据参加了会议的前员工回忆,马斯克在会上宣布离职,并解释说,他认为他有更好的机会通过特斯拉创造通用人工智能。在会上,一位年轻研究员质疑马斯克是否考虑过安全隐患。马斯克的回答是:蠢货。

这也是许多OpenAI员工最后一次见到马斯克。他离开了OpenAI,撤回了大部分承诺的投资。

OpenAI看起来完蛋了,它失去了最大的投资者,在研究方面徘徊不前,作为一个不会造血的非营利组织,似乎再也没有未来。

转折发生在2018年夏天,在爱达荷州太阳谷举行的Allen & Co.年会上,奥特曼在楼梯间遇到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并向他推荐了OpenAI,对方表示很感兴趣。



纳德拉(左)奥特曼(右)自拍合影

(来源:奥特曼推特)

第二年,微软承诺在5年内投资10亿美元。后来,投资又增长到100亿美元。这让OpenAI变成了微软的风险投资,并成为与谷歌竞争的潜力资产。

把非盈利组织,变成商业公司,这成为了奥特曼被诟病的由来。

比如在5月16日的听证会上,就有议员发难:“你赚了很多钱吧?”

奥特曼的回答是:“我没有OpenAI的股权,我的薪水只够保险。做这件事只因热爱。”

话音刚落,很多人都看到了议员脸上的一脸难色。

04

重塑人类未来?

2022年11月,微软的投资收到了第一份回报:ChatGPT的正式发布。比尔·盖茨立即表示,ChatGPT技术将“改变我们的世界”。

ChatGPT发布仅5天内,就收获了超过100万用户注册。两个月内,它的用户已达到1亿,这是历史上消费应用程序达到这一目标的最快速度。

在惊讶之余,奥特曼开始思考一个新问题:安全,人工智能到底会不会对人类安全造成影响?

在5月16日的听证会上,奥特曼一边强调人工智能的益处,一边坦言它可能对世界造成重大伤害:“我认为,如果这项技术出了问题,它可能会大错特错。”以及“我们希望与政府合作,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作为相应的对策,奥特曼甚至还主动提出要求政府成立监管机构,通过“AI开发许可”,建立行业壁垒,让AI领域也开始“凭证入场”。

坦承和开放态度,帮助奥特曼赢得了国会的好感,但这并不意味着屈从和讨好,在相当程度上,这也是他对人工智能的看法。

OpenAI的创始章程曾承诺,如果另一个项目在它之前接近构建AGI,他们将放弃其研究工作。为的是避免在竞争的推动下建立危险的人工智能系统,优先考虑人类的安全。

不只关心技术进步,而是为人类多考虑一点,还体现在奥特曼的更多思想中。

他曾经构想过人工智能时代,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在那里,让机器解放人们去从事更具创造性的工作。通过全民总收入,为每个人提供现金津贴,补偿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工作报酬。

在他看来,只有财务自由了,人们才能去辞掉无意义的工作,去深入学习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技能。而当人工智能替代了大量的岗位,劳动力成本降为零时,美好生活的成本反而会大幅下降。

“如果我们让核聚变发挥作用,电力是免费的,那么交通运输就会大幅便宜,电力的成本就会流向水和食物。”

在奥特曼看来,到了那样一个世界,当然有些人会无所事事,但也会有很多人去继续努力,为整个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最终让世界变得更好。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思考未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