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685年,中国古代贸易战鼻祖,管仲教你不战而屈人之兵!

[复制链接]
作者: -怨天尤人、故我爱之人。 | 时间: 2022-8-7 19:47:24 | 历史|
0 65

2036

主题

2036

帖子

6108

积分

研究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08
发表于 2022-8-7 19:47:24|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管子
公元前685年,齐桓公拜管仲(?—前645,名夷吾,字仲,又称敬仲,姬姓后裔,生于颍上,即颍水之滨)为相。管仲上任后,在内政外交等方面推行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很快就使齐国强大起来,并赢得了很多国家的追随,只有楚国不服。齐桓公为此甚为苦恼,便问计于管仲道:“楚国,是太行山以东的强国,其人民擅长作战格斗的谋略方法,如果动用军队去征伐他们,担心力量不能胜过对方。军队在楚国遭受失败,不能成就对周王室的功业,这可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那就用战争的策略去对付他们吧。”桓公问:“说的是什么意思呢?”管仲回答说:“国君您高价收购他们的鹿。”齐桓公随即建造了一座百里大的城,派人到楚国购买活鹿。楚国的活鹿应当值一份儿钱的,付给八份的价钱。管仲又让齐桓公为老百姓统一了货币标准,把十分之六的谷物都贮藏起来。又派左司马伯公率领服劳役的百姓到庄山去炼铜铸钱。派中大夫王邑用车拉着两千万钱到楚国去购买活鹿。楚王听说了这些,对他的国相说:“他们的金钱,是人们所看重的,国家所借以存续,圣明的君王所借以赏赐有功的人的财宝。禽兽是众多的祸害,圣明的君王所放弃驱逐的东西。现在齐国用他们的贵重的财宝,来购买我们的祸害,就是楚国的福气呀。上天将以齐国恩赐楚国呀。你去告诉我们的百姓,迅速捕捉活鹿,用来耗尽齐国的财富。”楚国人随即放下自己的耕种农事,而去捕捉鹿。管仲对楚国的商人说:“您为我运来二十头鹿,我就给您一百斤金(铜),运来十次就给一千斤金。”从此以后,楚国不用向老百姓征收赋税,而各种开支却很充足。楚国的男子都在外捕捉鹿,妇女在道路上奔波。隰朋(齐国大夫)让老百姓贮藏了平时五倍的粮食,而楚国凭着活鹿囤积了平时五倍的货币。管仲于是对大家说:“楚国可以拿下了。”齐桓公问道:“怎么做呢?”管仲回答说:“楚国拥有五倍的货币,他们的君主即将志得意满,并振兴粮食生产。拥有五倍于平时的货币,这是楚国的优势。”齐桓公说:“好吧。”随即命人关闭了两国之间的关卡,不再和楚国人员互通。楚王果然志得意满,并开始振兴粮食生产。但是粮食在三个月内是不能收获的,楚国的粮价涨到了四百。齐国遂派人拉着粮食到芊地的南边,楚国投降齐国的人占其人口的十分之四,到第三年,楚国就向齐国臣服了。

齐桓公
过了一段时间,齐桓公又向管仲询问:“我需要一个制伏衡山国的办法,应该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主公可派人高价购买衡山的器械来转卖。燕和代必然跟随主公去买。秦和赵听说了,必然与您抢购。衡山的器械价格必然会加倍。天下都来抢购,衡山的器械价格必定会涨到十倍以上。”齐桓公说:“好吧。”随即派人到衡山求购器械,连价钱也不敢讲。齐国在衡山采购器械十个月,燕和代听说了,果然派人到衡山求买器械。燕和代采购三个月,秦国听说了,果然也派人到衡山求购器械。衡山的君主告诉他的国相说:“天下都抢购我们的器械,下令价格再涨十倍以上。”衡山的百姓都放弃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去制造精巧的器械了。齐国立即下令隰朋从赵地经水路运粮食回国。赵地粮价十五,隰朋以每石五十的价格收购。天下人听说了,就运粮食到齐国去。齐国采购器械十七个月,采购粮食五个月,就闭关不与衡山进行人员往来。燕、代、秦、赵也都招回了自己的使者。衡山的器械卖完了,鲁国占领了衡山的南边,齐国占领了衡山的北边。衡山自己估量着没有器械以应对两个敌人,因而就奉献整个国家归降了齐国。
同样没有硝烟的战争还被管仲发动过多次,除了上面两例之外,鲁、梁、莒、莱、代也都是在齐国未动一刀一枪,未损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被打败,并臣服于齐国,乃至最终灭亡的。只不过在这些次打击当中,管仲没有再用鹿或器械当工具,而是因地制宜地选择了他们各自的优势产业或者特产——厚丝绸,柴,白狐皮而已。
管仲所发动的战争,不动用军队,因而不会引起对方的紧张戒备;不杀伤军民,因而不会招致对方的仇恨;施以利诱,因而能让对方积极配合;不把君主将相等上层人物作为攻击目标,因而对方的当权者感受不到切肤之痛,从而麻痹大意;同时自己还不用背负入侵或灭人家国的名声,避免了舆论的压力。这样的战争,直接扭曲的是对方的经济结构,打击的是对方的粮食安全,摧毁的是对方的经济基础。这三者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国家兴衰存亡的根本。所以一旦得手,被攻击者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再者,管仲所做的一切都是公开透明的,甚至唯恐对方不知道。惟其如此,其目的却更容易被敌人忽视。还有,管仲发动这样的战争也并非没有代价或者消耗,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在当时条件下最为贵重的铜。但等到最后胜利时,一切都又回到了齐国,因此可以说管仲打的是“零投入”战争。就算不能全部收回,其消耗也要比同样成果的军事行动小得多,至少没有人口的伤亡。而人口对于当时的各诸侯国来说,才是第一重要的。(摘自《命运预测与中国智慧》)

看到上述场景,有人或许觉得非常眼熟。没错,这与当世界正在上演的汇率战、货币战、贸易战、粮食战如出一辙。只不过发动这些战争的不再是管仲和他的后人,而战争的受害方很可能要变成管仲的祖国——中国。面对如此局面,国人应当深思。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