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甫:文学创作的精神空间|名家谈创作

[复制链接]
作者: ethan.wu | 时间: 2022-7-7 07:46:22 | 艺术|
0 87

6998

主题

7005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pioneer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748
发表于 2022-7-7 07:46:2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李佩甫
来源:奔流文学(官微)

一、精彩的故事只是故事
今天我想讲的是如何把现实生活转化为文学作品,也就是生活与创作的关系。1978年,我在《奔流》上发了三个短篇小说之后,成了专门的创作员。那时候,我天天想着如何写出一部好的作品,为什么别人能写好,我就是写不好?就在我天天为写不出好故事苦闷的时候,一天我父亲从外面回来以后,给我讲了一个特别精彩的故事,说是从街上听来的。我当时觉得故事太好了,真精彩,然后按捺不住喜悦写了下来,并寄给了《上海文学》,稿子寄出一段时间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上海故事》上的一篇文章,讲述的故事内容和父亲讲给我的那故事一模一样。那时我才发现原来父亲讲给我的故事是别人早已发表过的作品。那时我心里特别忐忑,心想,好家伙,《上海文学》如果采用了我的投稿,我岂不是成了抄袭?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上海文学》并没有采用我的投稿,后来我意识到故事只是故事,如实写下故事本身并不能称为文学创作,生活中的故事必须经过岁月的浸泡,加工,浓缩,修改才有可能转化为文学作品。
世界图书日
二、对于作家而言,没有什么生活是白费的
最近,我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平原客》面世了,这部长篇小说用了我十年的生活积累。十年前,我看报纸的时候看到了一篇长篇报道:一个副省长的杀妻案,我当时就记住了那个故事。有一次,我去找一个在看守所工作的同学玩,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名看守人员在特殊情况下用烟头烫伤了一个犯人的脸,这个故事我也记了下来。有一年,我到新疆采风,在喀纳斯湖,我买了一条白色纯羊绒围巾,围巾非常漂亮,我印象特别深刻。还有一年,我在省文联的一位朋友的孩子爱上了网络游戏,我和他半夜挨个网吧去寻找孩子。这些事情都在我的脑海里沉淀下来,并且都成为了《平原客》中的细节。生活中,自己感受体验的东西,成百上千的个人的生活细节,逐渐融进要思想的方向去,听到的看到的,有意无意的向自己的方向调动的时候,往同一个方向努力的时候,在日夜的浸泡中,会逐渐朝自己的方向走。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不一定有用,但在某一个契机,经过脑海的浸泡就变成了作品中的细节,对于作家来说,没有什么生活是白费的,今天没有用上的生活经历,明天会有用,这部作品没有用上的生活细节,另外一部作品会用上,作品不等同于生活,但作品来源于生活。生活面越宽越好,什么时候能用是要看契机的。
世界图书日

三、麦子黄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
经过十年生活的积累,我打算开始写一部长篇,之前我写过草,这一次我想写花。我把花卉适合生长的地点选在了我虚构的一个地方-----梅岭,其实也就是许昌的鄢陵。这个是我熟悉的地方,另外,这里也是南花北迁的中转站。在我寻找花匠,花卉经纪人了解养花过程的时候,一个偶然的契机我知道了十年前我看到的那个副省长杀妻案的主人公就是当地人。我当时就想了解是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土壤才培养出了那样的人,最后结出了这样的果实。也就是说,我的这部长篇是从一篇新闻报道幻化而来的。确定了写作方向之后,我开始考虑我想使用的语言进行的情绪和语言进行的感觉。有一次染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头发白的时候没有声音,我突然就抓住了语言的感觉:麦子黄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头发白的时候也没有声音。我把自己十年中对生活的理解,对生活的认识,记住的故事,记住的一些人全部砸入了这部作品。一个人的生活储备,生活空间,写作情绪都会影响到作品的风格,而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作家对生活认识的深度,广度,理解,语言进行方式、结构方式。语言行进方式,结构方式代表着你的思维方式,对生活的理解大于生活的本身。我今天把创作《平原客》的过程贡献出来给大家借鉴,总的来说就是作家怎么认识,怎么理解,怎么写作生活中的故事,这是最重要的。
世界图书日
四、好的作品烫人的眼睛
一部作品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但是又不是生活本原,是服从于你作品创作旨意的。必须要有自己的思想,要有自己独特的真实的看法,你是怎么看的,需要作家个人来完成。写小说就得一个接一个的讲故事,但是无论多么精彩的故事,它永远是故事。写作的语言十分重要,文学语言不是语言本身,语言风格的形成跟一个作家的认知水平有极大的关系,一件事的表达代表着作家本人的认知方式和态度。语言不是写明白的问题,而是写准确的问题,表达出别人不曾表达出来的东西。首先是准确,其次才是精彩。能称为创作的语言必然是独一无二的,语言文字千变万化的排兵布阵形成了作品的独特性,好的文字会烫你的眼睛,好的作品会烫你的眼睛,而文学作品的上限,我认为就是如此。
世界图书日
五、《生命册》砸上了我五十年的生活
我把我五十年对平原生活的理解砸进了《生命册》。我们谈小说当然绕不开人物的塑造,我认为首先这个人物的选取,首先就是熟悉,熟悉不是认识他,了解他,人物的塑造有一个浸泡过程,是浓缩过得,经作家的手修饰过的,把人物进行浓缩加工,有时候甚至是各个不同的人的经历经过作家长时间的在脑海里的浸泡加工到一个人的身上。但是不需要的无论多么好都加不上,必须服从于你所需要塑造得人物形象,服务于整篇作品的写作走向。生命册基本上是我五十多年对平原的理解,下功夫最大的,准备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是我对我们平原地区全面的阶段性的认识。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你能表达准确精彩的东西,这很重要。
世界图书日
六、好的文字是灯,能让我们少犯错误
对于作家来说,阅读同生活一样重要,今天也有学员提到了怎么读、读什么的问题。我觉得吃进去是非常有必要的,中国文学要读,外国文学也要读,每一届诺奖出来,我都会去买来读一读。因为,作家必须要了解当代文学的标尺在哪里,诺贝尔文学作品是世界文学阶段性的标尺,人类思考的标尺在那里,不一定要模仿,可以借鉴学习,然后再端出来自己的一本菜。诺贝尔文学奖让我们知道标尺在哪里,潮头在哪里,得诺奖的那些作家们在思考什么。如果站在写作的角度来谈阅读,那就看看世《当代》《收获》《人民文学》《十月》等等这些国内大刊的头题,看看你与这些头题文章的差别,如果你觉得你也能写出来这样的文章,甚至能写的更好,那尽管去投稿。其他的书,你喜欢的话,无论是什么内容,都要看。好的文字就是灯,可以使人少犯错误。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