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在缅甸的赌石馆闯荡,差点把命赌上

[复制链接]
作者: ethan.wu | 时间: 2022-6-24 11:38:41 | 夜读听书|
0 78

6611

主题

6618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pioneer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545
发表于 2022-6-24 11:38:4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楚润雅雨 主播/云湾


                                


表哥是我们村孤身闯缅甸淘金的第一人。

听说他头脑灵活,抓住了发展机遇。又在打工过程中成了缅甸一个大矿主的女婿,这么多年在那边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我们家和表哥走得比较近,表哥总说在那边吃不愁,穿不愁,就缺一种家乡的味道。正好我刚从一家大酒店回乡创业,他得知后要我去缅甸达木坎他的赌石馆做厨师。

当时我还没有结婚,女友也鼓励我出去闯。只是我娘一听说“赌石”二字,死活不让我去。因为在老一辈人眼中凡是沾上“赌”字的,几乎都是罪恶的代名词。

当时赌石在那边非常流行,传得神乎其神。我们村有很多人也都在那边淘金,我也想过去闯闯。在表哥的再三保证下,我娘终于同意了。

办好通关手续,我告别了女友和家人,跟表哥一行来到了缅甸达木坎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异域。

达木坎面积不大,以盛产种色均匀的翡翠出名。表哥在这个地方属于大户,有和当地人入股的矿区和赌石馆,生意相当火爆。

很多云南这边的客商都在这里大量收购原石,有的直接运回去。但更多的人是现场切割后,直接加工成各种手镯和工艺品,再转到国内高价售卖。

赌石馆生意好了,鱼龙混杂的人也多了起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他的私人会所做中国菜,表哥经常设宴招待国内的大客户和有头有脸的地方势力,在这个地方没人罩着是万万不能的。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我凭借自己的手艺渐渐在这儿有了点名气,甚至到表哥家族的后台老板——达木坎的一名高官的公馆去做了一次家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别人的监视下做菜。

尽管我做得手发抖,但让这位高官吃得非常满意。表哥也倍有面子,回来给我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来这儿久了,慢慢悟出了一些门道。每天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我是一个不太安分的人,没事的时候我就在赌石场上转悠,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玩赌石的孙哥。

孙哥来达木坎有五年了,瘦瘦高高的,专门替人做原石的二手生意,人称“孙猴子”。因为爱占小便宜,每次买了原石后,他总是偷偷摸摸地再搞块小石头占为己有。

时间久了,这“孙猴子”的外号就出来了。

孙猴子在赌石馆并不受欢迎,圈子里的人都排挤他。我有时看他实在可怜,就叫小工热点饭菜给他吃,渐渐地我们熟悉了起来。


                                


孙猴子对缅甸的玉石非常有研究,来这之前我只知道这玩意就叫玉。可到这儿后真的是大开眼界,什么翡翠、树化玉、水沫子大三类,然后又细分水种、糯种、玻璃种等等。

这些在他嘴里讲得头头是道,也让我对这些疯狂的石头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对于原石,他有自己独特的鉴别能力。这石头表面有一层风化的坚硬的表皮,里面有没有玉,有什么样成色的玉,谁也不知道。只有购买后切割开才知道,这就需要自己去赌。

赌石!赌石!

赌的就是自己的眼力,赌的就是自己的专业知识和鉴别能力,更多时候赌的则是心态和勇气。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孙猴子似乎运气不错,我每次看到他购买的原石,要么切出来是上好的绿翠,要么就是白如羊脂的冰种。别人并不看好的料籽,只要价格合适他也敢拿下。

人都是会变的,看着每天花花绿绿的票子和狂热的气氛,我也渐渐有小赌小闹的想法了。这儿人民币是硬通货,甚至比美元还好使。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原石好料都可以拿到手。

孙猴子告诉过我,经过一百多年的开采,已经没有很好的原石料籽了,就是有好矿,也被政府和各种势力控制了。原石只能通过公盘(拍卖)方式销售,没有后台的人根本看都看不到。

我曾经在那个高官的公馆见过一个近两吨多重的超大原石。

表哥曾得意地说,这是罕见的满浆帝王玉原石,价值连城。

能够上赌石馆台面的都是二流货色了,切开之后有没有好料,只能碰运气。

表哥是禁止我玩赌石的。他提醒过我,老老实实挣点钱,回家娶媳妇;这赌石是我玩不了,也玩不起的行当。

但在这种几近狂热的气氛中,我也变得不安分起来。


                                


给我帮厨的小工是缅甸人,他见我有赌石的想法,趁表哥去仰光的日子,悄悄把我带到一个不知名的赌石场。

第一次玩这个,既新奇,又兴奋。但我心也大,尽管什么也不懂,也跟在那个帮工后面大呼小叫地挑着石头。

正好赶上一个国内的买家,相中了一块很重的风化原石,准备现场开切。

可能是价钱太大的原因吧,这个买家现场架起了佛坛,摆上了供品,口中念念有词地烧香跪拜,祈祷着财神爷给他带来一个好财运。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一个满脸横肉的掌切师傅操纵着切割机,小心翼翼地开始进刀。

那个年轻的买家,看着飞出来的石屑,手握佛珠,额头开始冒汗,这一刀下去押的可是他全部的身家。一扎扎末开封的人民币,就整齐地堆在桌上。赌石就是这么简单,看中就押票,押上就现场切割,根本没有过多的交流。

全场鸦雀无声,都死死地盯着机器的进度。也有人小声议论着,随着“砰”的一声,五分之一的石头应声落地。

“高冰!高冰!满翠!满翠!”不知谁叫了一声,全场顿时一片狂叫。

整个石头切开部分,全是高翠的阳绿。没有一点杂质,翠得那么自然,绿得那么晶莹透亮。

整个赌石馆一片轰动。看样子,这个老板赌对了。旁边人说,这一刀下去不但收回了所有投资,还狠赚了一大笔。

老天叫你发财,拦都拦不住。

可能是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也可能是头脑发热,我按着小工的指点连买三块小原石,切出来却都是废料。我孤注一掷,准备拿钱再次押上大点的原石时,一双大手按住了我。

回头一看,原来是孙猴子。

他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严肃地把我拉出了赌石馆。

“你怎么来这儿赌了,你表哥是绝对不让你碰这个的。你押中的那些原石,都是矿区选剩的废料,根本不值钱。我们是朋友,我不会害你的。”

孙猴子低声对我说道。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他这么一说,我也从狂热中清醒了,呆呆地望着他。

孙猴子从书包里拿出块鹅蛋大小的石头,放在我手上。

“这是块好料子,里面也有玉,就送给你吧。不要再赌了,你刚才看到的那块切出好料的大石头,是三个买家合伙购买的,为了采这块石头已有两个矿工丢了性命,你玩得起吗?你买得起吗?快回去吧,小兄弟不要跟着闹了。”

说完,他强行把我推到路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也从狂热中慢慢清醒过来,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


                                


我很感谢孙猴子把我从赌的边缘拉回,不然这种恶习一旦染上,我可能现在是另一种结局。

我一直记得他说的那句话,孙猴子送我的那块石头,我也一直珍藏着,那不是块普通的石头,而是一个异国朋友真诚的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好久没见孙猴子了。从伙计口中得知,孙猴子出事了。

原来,他看中了一块好原石,交易时整扎的现金里居然夹着小部分假币。

结果当场被发现,后果可以想见。经当地华商会出面,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再后来就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

我听到后,心里五味杂陈,久久不能平静。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这就是赌石。你可以使劲挑,也可以拼命压价,但就是不能做手脚。当地人非常迷信这些,至于说整扎的钱里怎么会出现假币,这个谁也说不清楚。

表哥告诉我,他一个人回到西双版纳,开了家玉器店,据说生意还可以。

“我在缅甸赌石圈混了大半辈子,见过太多的悲欢离合,妻离子散。你见到的每块原石背后都有一段不寻常或者腥风血雨的故事。”

“你知道赌石,赌到最后在赌什么吗?”

我当然懂表哥的弦外之音,但我没有吭声,我知道这是说给我听的。

“赌到最后,就是在赌命。”

直到现在,我才深深体会到表哥这句话中的含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