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不满傅雷批评,写书揭露其婚外情,晚年却悔不当初

[复制链接]
作者: Biggruffbear | 时间: 2022-6-24 10:16:23 | 读书|
0 71

1836

主题

1836

帖子

5508

积分

研究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08
发表于 2022-6-24 10:16:23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在混乱动荡的年代,人的思想往往就随时代浪潮沉浮,宛若是漆黑迷雾里幽然的灯,有的因为怀揣着信念和理想而依旧璀璨,有的却在随波逐流之中衍生出绝望的悲哀来,唯有莹莹幽光。
时势造英雄,而墨者文客却也往往在这不能平息的世道里出现五花八门的类别来,诸如饱含着血与泪的近代史之中,国内既有着如鲁迅这样深刻且意蕴深长的文学斗士,冰心这样漂浮于梦幻之中的纯真诗人,却也有着张爱玲这样着情于人间情爱摔破一腔爱恨的纯粹小说家。
曾有作家这样评价张爱玲:“她的一生,就是一个苍凉的手势,一声重重的叹息。”命运多舛的张爱玲几乎整个人生都在经历着时局之下生活的苦楚,因此她将内心不断涌出的悲戚揉搓进了自己的笔触间,写出了诸如《半生缘》这样充斥着寂寞与凄凉的小说来。

晚年时期的张爱玲幽居于美国洛杉矶,几乎最后的心血全在创作并整理自己的文稿上,除此之外她还为年轻时的一场闹剧终于拉上了帷幕,将自己所写的《殷宝滟送花楼会》这篇短文要求尽可能地撤下。
这篇映射了傅雷婚外恋的短篇小说究竟为何会被张爱玲所创作?他们之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波折呢?最终张爱玲为什么选择将这篇短文撤下?
黯淡童年
1920年,张爱玲出生于上海一个名门望族,她的祖父曾经是清末名臣,而祖母则是李鸿章的长女,到了父母这一辈虽然不复曾经的显赫,但是也依旧称得上没落贵族家庭。

尽管家世上并不贫苦,但是张爱玲却依旧没有得到过多少来自父母长辈的关爱和照顾,张爱玲的父亲是个标准的民国遗少,而母亲却是个曾经出国留学的新式女性,两人虽为夫妻却因为理念不同最终分道扬镳,而那个时候张爱玲才不过10岁。
父亲在母亲走后不仅将外室堂而皇之地纳入府内,更是沉迷于吸食鸦片的短暂欢愉之中,而这一切都被年幼的张爱玲看在了眼中。
母亲的无情离去,令她从此再没有感受到半点母爱,而父亲却也耽于酒色与迷幻之中,对张爱玲同样并不关心,而继母更是添油加醋,势要将她从这个家里排挤出去。

这样灰暗的生活使得张爱玲幼小的内心被筑上了一层至寒至硬的冰层,红尘乱世之中她成为了一株低垂着只为自赏的玫瑰,冷傲之中却充斥着孤独,仿佛被一层寂寞的气息长久地包裹着,同阴郁和悲凉似水那般融合。
或许艺术有的时候就来自于生活对灵魂层面的碾磨,张爱玲二十多岁出头就开始将心中那冰与火交融的情感付诸在笔尖下,用琐碎无章的笔触细细描绘生活里的庸俗喜剧与超然悲剧。
文人之轻
在陆续创作出了如《倾城之恋》等一系列小说之后,张爱玲的名字渐渐在文人圈里出现,而与之同时响起的便是赞美声与批评声。

当时的著名文学批评家傅雷便在1944年的《万象》上对其文风内容的解析得很是透彻:“张爱玲女士的作品,给读者的第一印象会有这太像奇迹了,这太突兀了的读后感。”“稍微有些逻辑的史学家和社会学家,都会用逻辑来证明,她描绘的悲剧都是潜移默化的,酝酿已久的后果。但是没有这样分析头脑的大众,会觉得一切都像是被魔法棒操控,一切新鲜事物都是从天而降的。”
傅雷的这番话无疑是肯定了张爱玲的作品在深度上具有着逻辑性的走向,绝非平庸作家那些毫无头绪的剧情设计,但是他同样也在作品内容上提出了批评的论点:“我并不喜欢责备作者的立意只在男女问题上,但除了男女问题,这个世界的确还很辽阔。”

这样的话便是很直白地针对了张爱玲的作品在内容和立意上过于纠结于情爱之事,缺少了再深刻些的意蕴。
这样的评判,对于批评家而言已经称得上留情,毕竟从某种方面已经算得上是对于张爱玲这位文坛新秀的认可,但是对张爱玲而言,这番论调却尤为刺眼。
孤傲的个性令张爱玲拥有着宛若与全世界对抗的沉郁,傅雷的这番话仿佛在将她的“肤浅”揭露在大众面前,这是具有着敏感内心的张爱玲所无法忍受的。

尖锐的报复
在愤怒与冲动的双重推动下,张爱玲写下了一篇名为《殷宝滟送花楼会》的短篇小说,她要用这篇文化作的刀来划破傅雷平静生活的外衣,将内里隐藏的幽暗同样揭露于日光之下。
在这篇《殷宝滟送花楼会》之中,男主角罗潜之拥有着一位贤良的妻子以及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但是他却无法控制内心,私下里与娇美的殷宝滟有着一段情感的纠葛,而罗潜之的原型便是傅雷,而殷宝滟的原型则是张爱玲的好友成家榴。
“这个世界上有了家世的男人,似乎都变得迫切需要别的女人的同情。”“他们互为彼此的王子王后以及坟墓上的紫罗兰。”

张爱玲用细致得几乎残酷的笔触将这段不足被外人说道的婚外情描绘得淋漓尽致,甚至融入了不少西方戏剧的风格,只为能够在极致描绘情感上的浪漫与梦幻之后用“偷”的讽刺意味将其彻底摔碎。
这样的报复对于傅雷以及成家榴而言都是极为难堪的,甚至连傅雷的原配妻子朱梅馥也是一击沉重的打击。
朱梅馥清楚地知道自己丈夫与成家榴有着无法道明的情愫,但她却因为对傅雷的深情以及为了家庭的圆满,用自己最宽容的态度去无声地接纳,甚至甘愿在傅雷写作阻滞的时候,主动给成家榴打电话:“你来吧,你来了,他才有力气继续写作。”

这样卑微却又无比坚韧的态度,无疑是被张爱玲的这篇讽刺意味十足的小说彻底打破了表面的平静,是将朱梅馥心上的伤痕彻底揭开的沉痛。
但这一切,张爱玲都并不知晓,她只是借由小说之中的人物对傅雷进行了尖锐的批判与谩骂:“即便他离婚,像他那样有精神病的人,怎么能跟他结婚。”
风波落幕
除了报复以外,张爱玲写下这篇短文,同样是想要劝阻好友成家榴放弃这段不会有结局的爱恋,莫要将自己大好的春光浪费在虚无的爱恨之中,成家榴之后确实如小说之中所写的那样,离开了傅雷嫁于别人,之后依旧情路坎坷,最终定居去了香港。

而傅雷与朱梅馥相依度过接下来艰难的岁月,最终在1966年的9月,这对生死与共的夫妻共同选择在家中自缢。
张爱玲或许并不明白,真正的残酷绝非是凭空捏造什么轶事污蔑,而是将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仓皇地摆在台面上,供所有人围观取乐。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自己这篇文究竟有着多么庞大的杀伤力,岂知“人言可畏”,从这篇文之后衍生出来的尖刀每一把都扎在了傅雷、朱梅馥以及她的好友成家榴的心上,令他们之后的生活里始终要遭受旁人的指指点点。

岁月流转数十年之后,当同样遭受过情爱的磋磨之后,晚年的张爱玲在与友人的信中提到:“我决定不再收录《殷宝滟送花楼会》进小说集,今天看来,这篇写得实在太坏,不收。”
此时距离傅雷夫妇逝世已有十多年的相隔,而那场闹剧也已经过去良久,张爱玲终于将自己亲手拉开的帷幕再次合上,彻底了结了这段绵长又令身处之中的人痛苦万分的恩怨。

小结:
“衰境日匆匆,浮生一梦中。”张爱玲一生敢爱敢恨,用独属于女子的心境与意识揉搓在浪漫却又饱含着生活沉重意蕴的文字间,苦难造就了她的孤傲和凛然,却也如暴风般将柔美摧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傅雷的婚外恋固然不齿,但是张爱玲冲动之下的那篇创作也绝非是将此事解决的好办法,只是将属于旁人的痛苦揭开,手段上是过于残忍粗暴的,或许正因如此,张爱玲才会最终在晚年孤独地幽居时感受到迟来的悔意,并选择为一切落幕。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