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边城世界里涵养人性

[复制链接]
作者: Biggruffbear | 时间: 2022-6-24 03:56:31 | 读书|
0 42

1839

主题

1839

帖子

5517

积分

研究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17
发表于 2022-6-24 03:56:3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王宇鹏(陕西商州)

人在世俗里生活的过程是人性碰撞交融较量的过程。在充满烟火气息的现实生活中,人的个性品质才情时常被社会大熔炉搅拌濡染熔铸。特别是在以金钱和欲望为轴心的现实人生的倾轧下,那些能坚守住善良仁爱纯正禀性的人实在是难能可贵。然而,在历史洪流的人性漩涡里,能够坚守道德理想和人格操守的人往往被世俗边缘化。被边缘化了的有志之士或寄情山水或笑傲江湖或不屈不挠,他们能够坚守自己的理想信念,他们在人生边缘涵养人性,显示出人性的优美感和道德的崇高感,成为一个时代思想道德精神的海拔,令人神往。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社会动荡不安,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价值观、道德观、文化观冲击着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里“崇儒守礼”的中国人,人们放眼看世界世界的同时,也在自我挣脱剥离封建意识对人性的压抑和束缚。人们的思想意识和精神世界发生巨大变化,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些腐朽思想和文化逐步渗透和瓦解封闭、保守、落后的中国人的精神信仰,在混乱迷茫的人性世界里,人们迫切需要建构一种新型的人格架构。一些身负社会使命的中国文人,他们在探索和思考着人性的本质。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沈从文,他是从凤凰古城走出的文学大师,他要在湘西凤凰古城里构建自己人性的精神王国。这里没有丑恶的人性争斗,没有残酷的阶级压迫,没有阴谋诡计,没有血腥的利益厮杀。这里的人随性自然,纯净美好。沈从文曾说:“这世界或有在沙基或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小地作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对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的建筑,这庙供奉的是‘人性’”。
《边城》便是沈从文重塑“人格理想”的代表作品,是他情感世界里的一曲生命的深挚挽歌。他对远去人性深切凝眸,他要呼唤和创造属于自己充满灵性的世界。湘西“茶峒”小镇,山朗,水润,人真淳。如诗如画的明山秀水,具有象征茶峒风水的白塔,遥深碧翠的竹林,男女幽怨凄怆的湘西对歌,传统端阳节里的龙舟比赛、社火、舞龙,凫鸭子、放烟火等淳朴民风民俗民情......这些不受外界浸染的自然原始的风土人情,让湘西边城充满自然美、人性美、风俗美。我们读之如临田园牧歌,赏之如痴如醉,让人如进入诗境,心灵自觉得以同化和体认。
翠翠,大自然孕育的女儿,她是人性之爱与自然之美神奇的结晶。她在清风丽日里长大,在青山绿水中身心得以丰盈,她在健康丰满的人性世界里成长,她是大自然的眸子,美好的大自然给了她一颗清纯脱俗、深挚凄婉的女儿心。翠翠的爷爷,以水为生,活得自然单纯通透,他一生一世重情重义,以完成摆渡人的使命为己任,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善良淳厚、古道热肠,这些正是淳朴勤劳、乐天安命的劳动人民美德的化身。他看护着翠翠长大,不想让她重蹈她母亲的命运,希望翠翠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归宿。翠翠深爱着爷爷,总担心爷爷死了!她锦心绣口,秀外慧中。
父母错恋的悲剧人生,留下她与爷爷相依为命。在这边城的渡口,青春蒸腾的翠翠,她心里爱着那个热诚淳朴机灵隐忍的傩送,但她又难以启齿表白。傩送的哥哥天保同样深爱着翠翠,弟兄二人夜夜在山头唱着情歌给翠翠,翠翠并未领会。天保自知唱不过弟弟,为了成全弟弟他去闯滩,结果葬身于有巨大的漩涡的险滩。傩送却因哥哥离世而深深地自责,他离家去了桃源。天保和傩送兄弟二人为追求爱情谦让献身令人泪目。他们的父亲顺顺也因大儿子天保的不幸,冷落了傩送与翠翠的婚事。渡口老船夫在得知实情后瞒了孙女翠翠,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带着无尽的遗憾逝去了,那个白塔也倒了。翠翠在爷爷去世后默默等待傩送的归来,也许明天,也许傩送永远也不回来……
如此美好纯真的爱情却以悲剧告终,但并不让人觉得残忍,只有淡淡的忧伤和薄薄的悲凉。因为我们无法怪罪任何人,也因为那纯净自然的边城世界足以让一切的人世痛苦消弥。正如沈从文自己所说:“将我某种受压抑的梦写在纸上,......一切充满了善,然而到处是不凑巧,既然是不凑巧,因之朴素的善终难免产生悲剧。”毕竟,“那个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了,也许明天回来”,作家不想残忍地掐死这份纯真性情之恋,就让这份薄薄的凄凉和淡淡的忧伤留存于我们对美好人性的期待之中吧!
钟灵毓秀的湘西,同样也孕育了沈从文洁雅深挚的灵魂,也给予他重建人性的使命。小学学历的他,多年的戎旅生涯,练就了胆识体魄,也让他洞悉人性人情。他是朴实而丰满的普通人,他向往宁静祥和的生活,他用温情观照着俗世之人的喜怒哀乐。他的作品主要表现人情和人性的美好,他描写的人性是纯洁善良而又充满爱心的,人性之美在作品中随处体现。他曾说过:“我希望表现一种本质的人生的形式,一种健康自然的人生形式。”一直以来,沈从文都在寻找对生命、对人性、对人生价值观的评判,他以《边城》供奉人性之美,观照着他对工业文明悖离扭曲人性的隐忧。如果我们无力摆脱世俗价值判断,我们就难以走进边城的世界。《边城》的世界,实际上是沈从文边缘化的人生态度和价值观的折射。他心中无阶级,无争斗。他不愿归属任何阵营,因此,他痛苦,他孤独。

《边城》让沈从文名噪京城,也让他赢得人生的旷世之恋。他与名门闺秀张兆和的终生相恋,慰藉了他孤独的灵魂。他既不属于左联的刀与火,也不随右翼的梦与歌,他只是依心而行,用自我的神性观察人性,思索社会,表达温情。他文笔无谓犀利,形象未见其痕,思想不曾尖锐,情怀遂愿其心,一切都那么随性本真,如絮家事,如诉凄苦。他灵动的写景是人类童年期眼里的纯美清净的世界;他笔下的人,是我们童年世界中的没有被丑恶人性玷染的真人。这些人有血有泪,有情有义。
翠翠的等待,是每个年轻人对初恋的期待。傩送的决别,是男人征服世界的悲剧。古塔的倒塌,是物质化世界美好人性的坍塌。沈从文深爱着他笔下的小人物,寄寓他们美好的人格性情,不世俗不浮躁不任性不矫情。如水似火,本性纯真。沈从文创造了文学经典,自成清流。恰与污浊的社会和虚伪的人性鲜明对照,如风月宝鉴,观照世风人情。无论沈从文作教授还是写小说,甚或解放后被边缘化搞服饰研究,他都不从俗不入流。无阶级立场不是没有立场,他的痛与爱,都赋予小说人物,一切都在不言中。
世俗生活里的潜规则,致使现实中一些人在弱肉强食的竞争法则面前,人性向狼性妥协,良心向利益求和。如此说来,那些能在污泥浊水里洁身自好的人更应该受人尊重推崇。越是身处社会底层的温情脉脉的善良者越被世俗边缘化,高尚者只能以“墓志铭"阐发人生的价值意义,卑鄙者却以"潜规则”玩弄守正者于股掌之中。被边缘化的人只能在社会边缘苟且偷安。
人要保持和坚守人性的真善美,只能在得与失的权衡间找到平衡,在权钱名利面前做出取舍和选择。坚守人性的人少了一些厮杀,陶醉在“自我"的精神世界里,既不入流也不随俗,尴尬局促地被边缘在他的小天地里。历史波澜壮阔,人世刀光剑影。我们要想在复杂多变的世界里处世立身,追逐世间的美好,要么人性被世俗化功利化社会化;要么坚守美好的品性,在边城世界里存放人性美好,好好地耕耘边城里的一亩三分责任田,与现实世界呼应和谐吧!
2021.01.11

作者简介:王宇鹏,70年代生于陕西商州,长期从事高中语文教学,高级教师,有30余篇诗歌、散文,文论在省市各类网络平台发表。工作之余常随性练笔,善于将个人对生命和生活体悟思考行诸笔端,喜欢在平淡生活中淬炼个人文学情趣,以文会友,丰富精神世界。愿走进文学百草园,让心灵得以慰藉。
发布编辑|艾胡 李光友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