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战国传奇:侠累不义待朋友,聂政舍命报友仇

[复制链接]
作者: ethan.wu | 时间: 2021-11-26 07:45:43 | 历史|
0 37

4515

主题

4521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pioneer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41
发表于 前天 07:45|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国传奇:侠累不义待朋友,聂政舍命报友仇

斯时,秦惠公薨,世子出子嗣位。惠公乃简公之子,简公乃灵公之叔父。当灵公薨时,其子师隰年幼,群臣乃奉简公而立之;至是三传,到了出子,而师隰已年长,他对大臣说:“国,吾父之国也。吾何罪而废立?”
大臣无辞以对,于是相约杀出子而立师隰,是为秦献公。吴起乘秦国多事之日,兴兵袭秦,取河西五城,韩、赵皆来称贺。魏文侯以翟璜荐贤有功,欲拜为相国,访问于李克。李克道:“不如魏成。”魏文侯点头。
李克出朝,翟璜迎上问道:“闻主公欲选相国,取决于汝,今已定乎?何人也?”
李克道:“已定魏成。”
翟璜忿然说:“君欲伐中山,吾荐进乐羊;君忧邺城,吾荐进西门豹;君忧西河,吾荐进吴起。吾难道不若魏成吗?”
李克道:“魏成所举荐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非师即友。汝所进荐者,君皆臣之。魏成食禄千锺,十有九在外,以待贤士。汝禄食皆以自赡。汝安得比于魏成呢?”
翟璜再拜道:“鄙人失言,请侍门下为弟子。”
自此,魏国将相得人,边境安集,三晋之中,惟魏最强。
齐相国田和见魏之强,魏文侯又贤名重于天下,乃深结魏好。遂迁其君康公贷于海上,以一城给其食,余皆自取。派人至魏文侯处求其转请于周,欲按三晋之例列于诸侯。其时周威烈王已崩,子安王骄立,势愈微羽。此时为周安王十三年(公元前389年),遂从魏文侯之请,赐田和为齐侯,是为田太公。自陈公子田完奔齐,事齐桓公为大夫,凡传十世,至田和而代齐有国。姜氏之祀遂绝。
斯时,三晋皆以择相得人为时尚,于是相国之权最重。赵相为公仲连,韩相为侠累。
话说侠累卑微时,与濮阳人严仲子,名遂,为八拜之变。侠累贫而严仲子富,故严仲子资助侠累日用,又以千金助其游学,侠累因此得发达于韩,位至相国。侠累既执政,颇着威重,门绝私访。严仲子至韩,拜访侠累,冀其引进,候月余不得见。严仲子自以家财赂君左右,得见韩烈侯。
韩烈侯大喜欲重用之。侠累又在韩烈侯前言严仲子之短,阻其进用。严仲子闻之大恨,遂离开韩国遍游列国,欲求勇士刺杀侠累,以雪其恨。
行至齐国,见屠牛行肆中,一人举巨斧砍牛,斧下之处,筋骨立解,全不费力。视其斧,可重三十余斤。严仲子惊异,细看其人,身长八尺,环眼虬须,颧骨特耸,声音不似齐人。严仲子邀与相见,问其姓名来历。答道:“吾姓聂名政,魏人也,家在轵之深井里。因贱性粗直,得罪乡里,移老母及姊,避居此地,屠牛以供朝夕。”
聂政亦询严遂姓字。严遂告之,匆匆别去。次早,严遂具衣冠往拜,邀至酒肆,具以宾主之礼。酒至三酌,严遂出黄金百镒为赠。聂政怪其太多。严遂道:“闻汝有老母在堂,故私进不腆,代仲子为一日之养耳。”
聂政道:“仲子为老母谋养,必有用聂政之处,若不明言,决不敢受!”
严仲子将侠累负恩之事,备细说知,今欲如此这般。聂政道:“昔专诸有言:‘老母在此,此身未敢许人。’请仲子别求勇士,吾不敢虚得尊赐。”
严仲子道:“吾慕君之高义,愿结兄弟之好,岂敢夺汝养母之孝,而求严遂其私?”聂政被强不过,只得受之。
以其一半嫁其姊聂罂,其余金资用于每日佳馔奉母。岁余,老母病卒,严仲子复往哭吊,代为治丧。丧葬既毕,聂政道:“今日之身乃足下之身也。惟所用之,不复自惜!”
严仲子问报仇之策,打算为其准备车骑壮士。聂政道:“相国至贵,出入兵卫,众盛无比,当以奇取,不可以力胜也。愿得利匕首怀之,伺隙图事。今日别仲子前行,更不相见,仲子亦勿问吾事。”
聂政至韩国,宿于郊外,静息三日。早起入城,正值侠累自朝中出,高车驷马,甲士执戈,前后拥卫,其行如飞。聂政尾随至相府,侠累下车,复坐府决事。自大门至于堂阶皆有兵仗。聂政遥望堂上,侠累重席凭案而坐,左右持牒禀决者甚众。俄顷,事毕将退,聂政乘其松懈,口称:“有急事告相国。”从门外攘臂直趋,甲士挡之者,皆纵横颠踬。
聂政抢至公座,抽匕首以刺侠累。侠累惊起,未及离席,刺中心脏而死。堂上大乱,共呼“有贼!”闭门来擒聂政。
聂政击杀数人思度不能自脱,恐人识之急以匕首自削其面,抉出双眼,还自刺其喉而死。
早有人报知韩烈侯。韩烈侯问:“贼何人?”众莫能识。
乃暴其尸于市中,悬千金之赏,购人告首,欲得贼人姓名来历为相国报仇。如此七日,行人往来如蚁,绝无识者。此事直传至魏国轵邑,其姐聂罂闻之,即痛哭道:“必吾弟也!”
便以素帛裹头,竟至韩国,见聂政横尸市上抚而哭之,甚哀。官吏拘而问:“汝是死者何人?”
妇人道:“死者为吾弟聂政,妾乃其姐聂罂也。聂政居轵之深井里,以勇敢闻。彼知刺相国罪重,恐累及贱妾,故抉目破面以自晦其名。妾奈何恤一身之死,忍心使吾弟终泯没于人世?”
官吏道:“死者既是汝弟,必知作贼之故。何人主使?汝若明言吾请于主上,免汝一死。”
聂罂说:“妾若爱死,不至此矣。吾弟不惜身躯,诛千乘之国相代人报仇,妾不言其名,是埋没吾弟之名也;妾若泄其故,是又埋没吾弟之义也。”遂碰市中井亭石柱而死。
官吏报知韩烈侯,烈侯叹息,令收葬之。以韩山坚为相国,代侠累之任。
韩烈侯传子韩文侯,文侯又传哀侯。韩山坚素与韩哀侯不睦,乘间弑哀侯。诸大臣共诛杀韩山坚,而立哀侯子若山,是为韩懿侯。懿侯子昭侯,用申不害为相。申不害精于刑名之学,国以大治。
(本篇完)

来源: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