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爱玲《半生缘》:爱而不得,何必执着

[复制链接]
作者: 纤竹无泪、拒泪 | 时间: 2021-11-26 02:59:23 | 夜读听书|
0 94

2070

主题

2070

帖子

621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10
发表于 2021-11-26 02:59:2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茶诗花

来源:安般兰若(ID: anbanlr)

遗憾,才是人生的常态。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亚楠朗读音频


                                


张爱玲在《半生缘》里写道:

日子过得真快,对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缝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以一生一世。

年少时读张爱玲的《半生缘》,只觉情深缘浅,造化弄人。

如今再看,却发现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

曼路与豫谨,从青涩懵懂走到满目疮痍。几多悔恨,几多苍凉。

翠芝与叔惠,从惺惺相惜走到咫尺天涯。千帆过尽,物是人非。

曼桢与世钧,从两情相悦走到人生迟暮。时过境迁,空留遗憾。


                                


                                


有多少转身,是别人看不懂的情深。

曼璐和豫瑾,从小一起长大,情投意合,彼此相知相惜,到了适婚的年纪,顺理成章地订婚。

那时的曼璐,也是一个对未来充满美好希望的羞涩少女。

如果没有后来的家庭变故,她也会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婚姻。

父亲去世,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母亲和奶奶不知所措,妹妹和弟弟们尚且年幼。

痛定思痛,曼璐决定自己出去挣钱养活一家人。

真正走出去,她才知道。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养活一家人真的太难了。

她没有办法,只能凭借自己唯一的优势——美貌去挣钱。

她去做了舞女,从此供养弟弟妹妹读书,减轻母亲和奶奶的负担。

当她决定做舞女的时候,她便放弃了自己的尊严,甚至也放弃了自己的爱情。

于是,她找到豫瑾退了婚,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她流着泪走了。

有多少浅浅淡淡的转身,是别人无法看懂的情深。

多年以后,他未娶,她未嫁,家人有意撮合,而她的内心,却卑微到了极致。

她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对方了。

对方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介意。

她感动了,愿意为爱情再努力一次。

豫瑾隐瞒了她做舞女的真相,做通了父母的工作。

两家人欢欢喜喜来到饭店一起吃饭,准备商量结婚的事。

就在这时,几位风月场上的男人走了进来,认出曼璐,对她大肆侮辱。

曼璐几乎崩溃,她跑出来,跳进河里,想要把自己,把过去都洗得干干净净。

直到后来,遇到了祝鸿才。

她并没有多爱,只是觉得自己需要结婚了,自己的后半生,需要依靠这个男人活下去。

而豫瑾,也在朋友的介绍下,与一个贤良的女子结婚。

多么讽刺,如张爱玲在书中所写:

有许多婚姻都是相爱的人不能结合,能结合的又不一定是自己的意中人。

为了这个家,曼璐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尊严,也失去了自我。

她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后来的曼璐,变得越来越狰狞。

这短短的一生,她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

只是她始终不明白:所有的女人,终有栖息之地,不是他人,唯有自己。


                                


                                


有多少人,败给了一个等字。

翠芝和世钧在家人的安排下,结婚生子。

在别人眼中,他们郎才女貌,特别般配。

然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无法与最爱的人长相厮守,是多么无奈。

新婚之夜,翠芝哭着问世钧:“怎么办,我是不喜欢你的,你也是不喜欢我的,我们是不是已经太迟了……”

是的,已经太迟了。只是,曾经是来得及的。

那时的翠芝,大方开朗,骄傲洒脱,而这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吸引着出身贫寒的叔惠。

幸运的是,翠芝也是爱他的。为了他,她甘愿收敛起了自己的刁蛮和任性。

第一次一起划船,叔惠不小心把水溅到了翠芝身上。

而翠芝却没有生气,只是轻轻擦拭一下。叔惠不禁感叹:“至少她在我面前是一点小姐脾气也没有的。”

哪里没有脾气,只是因为爱,所以愿意温柔,愿意低到尘埃里。

翠芝是主动的,她爱叔惠,也知道叔惠对她的爱。

但是叔惠却在心里筑起一道道防线,是地位悬殊,也是世俗的门当户对。

翠芝,始终无法真正走进叔惠的内心。

叔惠心里觉得:“自己这样一个穷小子,她家里固然是绝对不会答应,他也不想高攀,因为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

因为他的骄傲和自尊,他选择一等再等。等事业有成,等他配得上翠芝……

有多少人,败给了一个等字。等工作稳定,等有房有车,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着等着,却等没了选择,等来了遗憾。

多少缘分,就在等待中,一点点消散了。

等有一天再见面,已物是人非。

多年后叔惠和翠芝相见,回首往事,怅然若失。他娶的妻子,不过是她的影子。她每次听到他的名字,内心还是莫名地欣喜悸动。

一切都付诸岁月,一切都回不去了。

村上春树在《1Q84》里写道:

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

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你手中滑落。

取而代之落入你手中的,全是些不值一提的伪劣品。

体能,希望,美梦和理想,信念和意义,或你所爱的人,一样接着一样,一人接着一人,从你身旁悄然消逝。

这漫长的一生,我们终将失去。所以不妨大胆一点,勇敢一点。

在能牵手的时候,千万别松手。在能拥抱的时候,就别只是肩并肩。在能够相爱的时候,就好好去爱。

如果相爱,便携手到老;如果错过,便护她安好。


                                


                                


有多少爱,止于情深缘浅。

世钧和曼帧,也曾是彼此爱到骨子里的那个人。

曼帧曾在寄给世钧的信里写道: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哪怕分别多年,这封信一直被世钧夹在书里珍藏。

一封封写满爱意的书信,陪他度过一个个思念如狂的黑夜。

如果他们订婚之后早点结婚,如果那次他们没有吵架,如果世钧没有轻信姐姐的话……他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没有如果。

那时的世钧,为了娶曼桢,对父母隐瞒了曼桢姐姐是舞女的事情。

但是对于曼帧而言,姐姐是无辜的,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她不能容忍自己最爱的男人,瞧不起自己的姐姐。

吵架之后,曼帧摘下了订婚戒指,世钧生气离开。

这次分别之后,曼桢开始了备受折磨的生活。

姐姐曼璐不能生育,为了稳固自己的婚姻,和丈夫祝鸿才一起算计曼帧,让曼帧为姐夫怀孕生子。

当世钧来找曼帧的时候,姐姐骗他说,曼帧已经嫁人。绝望的他回到南京,在家人的安排下结婚。

曼帧哭过,喊过,闹过,挣扎过,也自杀过。

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能再次遇到世钧。

当曼帧生完孩子,逃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大雨滂沱中,她哭着问:“世钧,你为什么要负我?”

十多年后,世钧和曼帧再次相见。他看着她,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她看着他,只有眼泪模糊了视线。

两人走进了饭店的包厢,说起各自的经历,相拥痛哭。曼帧问世钧:“你幸福吗?”

世钧红着眼说:“曼桢,给我个机会,我们重新再来好不好?”

曼桢哭着说:“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你不明白吗?”

很多相爱的人分开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即使再爱,也没有了合适的身份和理由。

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里,体会着自己的悲欢离合。在遥远的回忆里,重复当年的爱意和温柔。

感情这件事,曾经尽全力去爱了。

如果到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大概真的是没缘分吧。

半生错过,缘尽此生。半生缘,亦是一生情。


                                


                                


爱而不得,何必执着。

张爱玲说:

“生在这世上,没有哪一种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尘世间,有太多的爱而不得,有太多难以弥补的遗憾。

遗憾,才是人生的常态。

爱情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它如月亮一般,有盈有缺。有时候,让人念念不忘的正是这份残缺的美好。

人生总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深深相爱却只能相忘于江湖。一个吵吵闹闹却相伴到老。

年深月久,爱早已超越了热情,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再深的爱,也终会与岁月和解。

有些感情,爱过就好,并一定非要天长地久。

就像曼璐和豫瑾,翠芝和叔惠,曼帧和世钧。不管他们当初爱得多么缠绵悱恻,错过就是永远地错过了,而他们的身边,也有了陪伴一生的人。

往后余生,可以怀念那个相忘于江湖的人,但更需要好好珍惜身边相濡以沫的人。

爱而不得,何必执着?

点个在看,愿所有的爱,都被深情以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